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第五幕李尔王

时间:2019-09-11来源:文学屋小说网 -[收藏本文]

第一场多佛附近英军营地

旗鼓前导,德蒙、里根、军官、兵士及侍从等上。

德蒙

(向一军官)你去问一声公爵,他是不是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决心,还是因为有了其他的理由,已经改变了方针;他这个人摇摆不定,畏首畏尾;我要知道他究竟抱着怎样的主张。(军官下。)

里根

我那姊姊差来的人一定在路上出了事啦。

德蒙

那可说不定,夫人。

里根

好爵爷,我对你的一片好心,你不会不知道的;现在请你告诉我,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不我的姊姊吗?

德蒙

我只是按照我的名分敬她。

里根

可是你从来没有深入我的姊夫的禁地吗?

德蒙

这样的思想是有失您自己的体统的。

里根

我怕你们已经打成一片,她心坎儿里只有你一个人哩。

德蒙

凭着我的名誉起誓,夫人,没有这样的事。

里根

我决不答应她;我的亲的爵爷,不要跟她亲热。

德蒙

您放心吧――她跟她的公爵丈夫来啦!

旗鼓前导,奥本尼、高纳里尔及兵士等上。

高纳里尔

(旁白)我宁愿这一次战争失败,也不让我那个妹子把他从我手里夺了去。

奥本尼

贤妹久违了。伯爵,我听说王上已经带了一班受不住我国的苛政、高呼不平的人们,到他女儿的地方去了。要是我们所兴的是一场不义之师,我是再也提不起我的勇气来的;可是现在的问题,并不是我们的王上和他手下的一群人在法国的煽动之下,用堂堂正正的理由向我们兴师问罪,而是法国举兵侵犯我们的领土,这是我们所不能容忍的。

德蒙

您说得有理,佩服,佩服。

里根

这种话讲它做什么呢?

高纳里尔

我们只须同心合力,打退敌人,这些内部的纠纷,不是现在所要讨论的问题。

奥本尼

那么让我们跟那些久历戎行的战士们讨论讨论我们所应该采取的战略吧。

德蒙

很好,我就到您的帐里来叨陪末议。

里根

姊姊,您也跟我们一块儿去吗?

高纳里尔

不。

里根

您怎么可以不去?来,请吧。

高纳里尔

(旁白)哼!我明白你的意里。(高声)好,我就去。

德伽乔装上。

德伽

殿下要是不嫌我微贱,请听我说一句话。

奥本尼

你们先请一步,我就来――说。(德蒙、里根、高纳里尔、军官、兵士及侍从等同下。)

德伽

在您没有开始作战以前,先把这封信拆开来看一看。要是您得到胜利,可以吹喇叭为信号,叫我出来;虽然您看我是这样一个下贱的人,我可以请出一个证人来,证明这信上所写的事。要是您失败了,那么您在这世上的使命已经完毕,一切谋也都无能为力了。愿命运眷顾您!

奥本尼

等我读了信你再去。

德伽

我不能。时候一到,您只要叫传令官传唤一声,我就会出来的。

奥本尼

那么再见;你的信我拿回去看吧。(德伽下。)

德蒙重上。

德蒙

敌人已经望得见了;快把您的军队集合起来。这儿记载着根据密侦查所得的敌方军力的估计;可是现在您必须快点儿了。

奥本尼

好,我们准备迎敌就是了。(下。)

德蒙

我对这两个姊姊都已经立下情的盟誓;她们彼此互怀嫉妒,就像被蛇咬过的人见不得蛇的影子一样。我应该选择哪一个呢?两个都要?只要一个?还是一个也不要?要是两个全都留在世上,我就一个也不能到手;娶了那寡妇,一定会激怒她的姊姊高纳里尔;可是她的丈夫一天不死,我又怎么能跟她成双配对?现在我们还是要借他做号召军心的幌子;等到战事结束以后,她要是想除去他,让她自己设法结果他的命吧。照他的意思,李尔和考狄利娅两人被我们捉到以后,是不能加害的:可是假如他们果然落在我们手里,我们可决不让他们得到他的赦免;因为我保全自己的地位要紧,什么天理良心只好一概不论。(下。)

第二场两军营地之间的原野

内号角声。旗鼓前导,李尔及考狄利娅率军队上;同下。德伽及葛罗斯特上。

德伽

来,老人家,在这树荫底下坐坐吧;但愿正义得到胜利!要是我还能够回来见您,我一定会给您好消息的。

葛罗斯特

上帝照顾您,先生!(德伽下。)

号角声;有顷,内吹退军号。德伽重上。

<武汉治癫痫哪里好u>一爱德伽

去吧,老人家!把您的手给我;去吧!李尔王已经失败,他跟他的女儿都被他们捉去了。把您的手给我;来。

葛罗斯特

不,先生,我不想再到什么地方去了;让我就在这儿等死吧。

德伽

怎么!您又转起那种坏念头来了吗?人们的生死都不是可以勉强求到的,你应该耐心忍受天命的安排。来。

葛罗斯特

那也说得有理。(同下。)

第三场多佛附近英军营地

旗鼓前导,德蒙凯旋上;李尔、考狄利娅被俘随上;军官、兵士等同上。

德蒙

来人,把他们押下去,好生看守,等上面发落下来,再作道理。

考狄利娅

存心良善的反而得到恶报,这样的前例是很多的。我只是为了你,被迫害的国王,才感到悲伤;否则尽管欺人的命运向我横眉怒目,我也不把她的凌辱放在心上。我们要不要去见见这两个女儿和这两个姊姊?

李尔

不,不,不,不!来,让我们到监牢里去。我们两人将要像笼中之鸟一般唱歌;当你求我为你祝福的时候,我要跪下来求你饶恕;我们就这样生活着,祈祷,唱歌,说些古老的故事,嘲笑那班像金翅蝴蝶般的廷臣,听听那些可怜的人们讲些宫廷里的消息;我们也要跟他们在一起谈话,谁失败,谁胜利,谁在朝,谁在野,用我们的意见解释各种事情的秘奥,就像我们是上帝的耳目一样;在囚牢的四壁之内,我们将要冷眼看那些朋比为徒随着月亮的圆缺而升沉。

德蒙

把他们带下去。

李尔

对于这样的祭物,我的考狄利娅,天神也要焚香致敬的。我果然把你捉住了吗?谁要是想分开我们,必须从天上取下一把火炬来像驱逐狐狸一样把我们赶散。揩干你的眼睛;让恶疮烂掉他们的全身,他们也不能使我们流泪,我们要看他们活活饿死。来。(兵士押李尔、考狄利娅下。)

德蒙

过来,队长。听着,把这一通密令拿去;(以一纸授军官)跟着他们到监牢里去。我已经把你提升了一级,要是你能够照这密令上所说的执行,一定大有好处。你要知道,识时务的才是好汉;心肠太软的人不配佩带刀剑。我吩咐你去干这件重要的差使,你可不必多问,愿意就做,不愿意就另谋出路吧。

军官

我愿意,大人。

德蒙

那么去吧;你立了这一个功劳,你就是一个幸运的人。听着,事不宜迟,必须照我所写的办法赶快办好。

军官

我不会拖车子,也不会吃干麦;只要是男子汉干的事,我就会干。(下。)

喇叭奏花腔。奥本尼、高纳里尔、里根、军官及侍从等上。

奥本尼

伯爵,你今天果然表明了你是一个将门之子;命运眷顾着你,使你克奏肤功,跟我们敌对的人都已经束手就擒。请你把你的俘虏给我们,让我们一方面按照他们的身分,一方面顾到我们自身的安全,决定一个适当的处置。

德蒙

殿下,我已经把那不幸的老王拘禁起来,并且派兵严密监视了;我认为应该这样办;他的高龄和尊号都有一种莫大的魔力,可以吸引人心归附他,要是不加防范,恐怕我们的部下都要受他的煽惑而对我们反戈相向。那王后我为了同样的理由,也把她一起下了监;他们明天或者迟一两天就可以受你们的审判。现在弟兄们刚刚流过血汗,丧折了不少的朋友亲人,他们感受战争的残酷,未免心中愤激,这场争端无论理由怎样正大,在他们看来也就成为是可咒诅的了;所以审问考狄利娅和她的父亲这一件事,必须在一个更适当的时候举行。

奥本尼

伯爵,说一句不怕你见怪的话,你不过是一个随征的将领,我并没有把你当作一个同等地位的人。

里根

假如我愿意,为什么他不能和你分庭抗礼呢?我想你在说这样的话以前,应该先问问我的意思才是。他带领我们的军队,受到我的全权委任,凭着这一层亲密的关系,也够资格和你称兄道弟了。

高纳里尔

少亲热点儿吧;他的地位是他靠着自己的才能造成的,并不是你给他的恩典。

里根

我把我的权力付托给他,他就能和最尊贵的人匹敌。

高纳里尔

要是他做了你的丈夫,至多也不过如此吧。

里根

笑话往往会变成预言。

高纳里尔

呵呵!看你挤眉弄眼的,果然有点儿邪气。

里根

太太,我现在身子不大舒服,懒得跟你斗口了。将军,请你接受我的军队、俘虏和财产;这一切连我自己都由你支配;我是你的献城降服的臣仆;让全世界为我证明,我现在把你立为我的丈夫和君主。

高纳里尔

你想要受用他吗?

奥本尼

那不是你所能阻止的。

德蒙

也不是你所能阻止的。

奥本尼

杂种,我可以阻止你们。

里根

(向德蒙)叫鼓手打起鼓来,和他决斗,证明我已经把尊位给了你。

奥本尼

等一等,我还有话说。德蒙,你犯有叛逆重罪,我逮捕你;同时我还要逮捕这一条金鳞的毒蛇。(指高纳里尔)贤妹,为了我的妻子的缘故,我必须要求您放弃您的权利;她已经跟这位勋爵有约在先,所以我,她的丈夫,不得不对你们的婚姻表示异议。要是您想结婚的话,还是把您的情用在我的身上吧,我的妻子已经另有所属了。

高纳里尔

这一段穿插真有趣!

奥本癫痫病会传染吗

葛罗斯特,你现在甲胄在身;让喇叭吹起来;要是没有人出来证明你所犯的无数凶残罪恶,众目昭彰的叛逆重罪,这儿是我的信物;(掷下手套)在我没有剖开你的胸口,证明我此刻所宣布的一切以前,我决不让一些食物接触我的嘴唇。

里根

嗳哟!我病了!我病了!

高纳里尔

(旁白)要是你不病,我也从此不相信毒药了。

德蒙

这儿是我给你的换品;(掷下手套)谁骂我是叛徒的,他就是个说谎的恶人。叫你的喇叭吹起来吧;谁有胆量,出来,我可以向他、向你、向每一个人证明我的不可动摇的忠心和荣誉。

奥本尼

来,传令官!

德蒙

传令官!传令官!

奥本尼

信赖你个人的勇气吧;因为你的军队都是用我的名义征集的,我已经用我的名义把他们遣散了。

里根

我的病越来越厉害啦!

奥本尼

她身体不舒服;把她扶到我的帐里去。(侍从扶里根下)过来,传令官。

传令官上。

奥本尼

叫喇叭吹起来。宣读这一道命令。

军官

吹喇叭!(喇叭吹响。)

传令官

(宣读)“在本军之中,如有身分高贵的将校官佐,愿意证明德蒙――名分未定的葛罗斯特伯爵,是一个罪恶多端的叛徒,让他在第三次喇叭声中出来。该德蒙坚决自卫。”

德蒙

吹!(喇叭初响)

传令官

再吹!(喇叭再响。)

传令官

再吹!(喇叭三响。内喇叭声相应。)

喇叭手前导,德伽武装上。

奥本尼

问明他的来意,为什么他听了喇叭的呼召到这儿来。

传令官

你是什么人?你叫什么名字?在军中是什么官级?为什么你要应召而来?

德伽

我的名字已经被谋的毒齿咬啮蛀蚀了;可是我的出身正像我现在所要来面对的敌手同样高贵。

奥本尼

谁是你的敌手?

德伽

代表葛罗斯特伯爵德蒙的是什么人?

德蒙

他自己;你对他有什么话说?

德伽

出你的剑来,要是我的话激怒了一颗正直的心,你的兵器可以为你辩护;这儿是我的剑。听着,虽然你有的是胆量、勇气、权位和尊荣,虽然你挥着胜利的宝剑,夺到了新的幸运,可是凭着我的荣誉、我的誓言和我的骑士的身分所给我的特权,我当众宣布你是一个叛徒,不忠于你的神明、你的兄长和你的父亲,谋倾覆这一位崇高卓越的君王,从你的头顶直到你的足下的尘土,彻头彻尾是一个最可憎的逆贼。要是你说一声“不”,这一剑、这一只胳臂和我的全身的勇气,都要向你的心口证明你说谎。

德蒙

照理我应该问你的名字;可是你的外表既然这样英勇,你的出言吐语,也可以表明你不是一个卑微的人,虽然按照骑士的规则,我可以拒绝你的挑战,我却不惜唾弃这些规则,把你所说的那种罪名仍旧丢回到你的头上,让那像地狱一般可憎的谎话吞没你的心;凭着这一剑,我要在你的心头挖破一个窟窿,把你的罪恶一起塞进去。吹起来,喇叭!(号角声。二人决斗。德蒙倒地。)

奥本尼

留他活命,留他活命!

高纳里尔

这是诡计,葛罗斯特;按照决斗的法律,你尽可以不接受一个不知名的对手的挑战;你不是被人打败,你是中了人家的计了。

奥本尼

闭住你的嘴,妇人,否则我要用这一张纸塞住它了。且慢,骑士。你这比一切恶名更恶的恶人,读读你自己的罪恶吧。不要撕,太太;我看你也认识这一封信的。(以信授德蒙。)

高纳里尔

即使我认识这一封信,又有什么关系!法律在我手中,不在你手中;谁可以控诉我?(下。)

奥本尼

岂有此理!你知道这封信吗?

德蒙

不要问我知道不知道。

奥本尼

追上她去;她现在情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留心看着她。(一军官下。)

德蒙

你所指斥我的罪状,我全都承认;而且我所干的事,着实不止这一些呢,总有一天会全部暴露的。现在这些事已成过去,我也要永辞人世了――可是你是什么人,我会失败在你的手里?假如你是一个贵族,我愿意对你不记仇恨。

德伽

让我们互相宽恕吧。在血统上我并不比你低微,德蒙;要是我的出身比你更高贵,你尤其不该那样陷害我。我的名字是德伽,你的父亲的儿子。公正的天神使我们的风流罪过成为惩罚我们的工具;他在黑暗�H邪的地方生下了你,结果使他丧失了他的眼睛。

德蒙

你说得不错;天道的车轮已经循环过来了。

奥本尼

我一看见你的举止行动,就觉得你不治疗癫痫的最佳方法是一个凡俗之人。我必须拥抱你;让悔恨碎裂了我的心,要是我曾经憎恨过你和你的父亲。

德伽

殿下,我一向知道您的仁慈。

奥本尼

你把自己藏匿在什么地方?你怎么知道你的父亲的灾难?

德伽

殿下,我知道他的灾难,因为我就在他的身边照料他,听我讲一段简短的故事;当我说完以后,啊,但愿我的心爆裂了吧!贪生怕死,是我们人类的常情,我们宁愿每小时忍受着死亡的惨痛,也不愿一下子结束自己的生命;我为了逃避那紧迫着我的、残酷的宣判,不得不披上一身疯人的褴褛衣服,改扮成一副连狗儿们也要看不起的样子。在这样的乔装之中,我碰见了我的父亲,他的两个眼眶里淋着血,那宝贵的眼珠已经失去了;我替他做向导,带着他走路,为他向人求乞,把他从绝望之中拯救出来;啊!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向他瞒住我自己的真相!直到约摸半小时以前,我已经披上甲胄,虽说希望天从人愿,却不知道此行究竟结果如何,便请他为我祝福,才把我的全部经历从头到尾告诉他知道;可是唉!他的破碎的心太脆弱了,载不起这样重大的喜悦和悲伤,在这两种极端的情绪猛烈的冲突之下,他含着微笑死了。

德蒙

你这番话很使我感动,说不定对我有好处;可是说下去吧,看上去你还有一些话要说。

奥本尼

要是还有比这更伤心的事,请不要说下去了吧;因为我听了这样的话,已经忍不住热泪盈眶了。

德伽

对于不喜欢悲哀的人,这似乎已经是悲哀的顶点;可是在极度的悲哀之上,却还有更大的悲哀。当我正在放声大哭的时候,来了一个人,他认识我就是他所见过的那个疯丐,不敢接近我;可是后来他知道了我究竟是什么人,遭遇到什么样不幸,他就抱住我的头颈,大放悲声,好像要把天空都震碎一般;他俯伏在我的父亲的体上;讲出了关于李尔和他两个人的一段最凄惨的故事;他越讲越伤心,他的生命之弦都要开始颤断了;那时候喇叭的声音已经响过二次,我只好抛下他一个人在那如痴如醉的状态之中。

奥本尼

可是这是什么人?

德伽

肯特,殿下,被放逐的肯特;他一路上乔装改貌,跟随那把他视同仇敌的国王,替他躬隶不如的贱役。

一侍臣持一流血之刀上。

侍臣

救命!救命!救命啊!

德伽

救什么命!

奥本尼

说呀,什么事?

德伽

血淋淋的刀是什么意思?

侍臣

它还热腾腾地冒着气呢;它是从她的心窝里拔出来的,――啊!她死了!

奥本尼

谁死了?说呀。

侍臣

您的夫人,殿下,您的夫人;她的妹妹也给她毒死了,她自己承认的。

德蒙

我跟她们两人都有婚姻之约,现在我们三个人可以在一块儿做夫妻了。

德伽

肯特来了。

奥本尼

把她们的体抬出来,不管她们有没有死。这一个上天的判决使我们战栗,却不能引起我们的怜悯。(侍臣下。)

肯特上。

奥本尼

啊!这就是他吗?当前的变故使我不能对他尽我应尽的敬礼。

肯特

我要来向我的王上道一声永久的晚安,他不在这儿吗?

奥本尼

我们把一件重要的事情忘了!德蒙,王上呢?考狄利娅呢?肯特,你看见这一种情景吗?(传从抬高纳里尔、里根二体上。)

肯特

嗳哟!这是为了什么?

德蒙

德蒙还是有人的;这一个为了我的缘故毒死了那一个,跟着她也自杀了。

奥本尼

正是这样。把她们的脸遮起来。

德蒙

我快要断气了,倒想做一件违反我的本的好事。赶快差人到城堡里去,因为我已经下令,要把李尔和考狄利娅处死。不要多说废话,迟一点就来不及啦。

奥本尼

跑!跑!跑呀!

德伽

跑去找谁呀,殿下?――谁奉命干这件事的?你得给我一件什么东西,作为赦免的凭证。

德蒙

想得不错;把我的剑拿去给那队长。

奥本尼

快去,快去。(德伽下。)

德蒙

他从我的妻子跟我两人的手里得到密令,要把考狄利娅在狱中缢死,对外面说是她自己在绝望中自杀的。

奥本尼

神明保佑她!把他暂时抬出去。(侍从抬德蒙下。)

李尔抱考狄利娅体,德伽、军官及余人等同上。

李尔

哀号吧,哀号吧,哀号吧,哀号吧!啊!你们都是些石头一样的人;要是我有了你们的那些舌头和眼睛,我要用我的眼泪和哭声震撼穹苍。她是一去不回的了。一个人死了还是活着,我是知道的;她已经像西安治疗羊癫疯的药物泥土一样死去。借一面镜子给我;要是她的气息还能够在镜面上呵起一层薄雾,那么她还没有死。

肯特

这就是世界最后的结局吗?

德伽

还是末日恐怖的预兆?

奥本尼

天倒下来了,一切都要归于毁灭吗?

李尔

这一根羽在动;她没有死!要是她还有活命,那么我的一切悲哀都可以消释了。

肯特

(跪)啊,我的好主人!

李尔

走开!

德伽

这是尊贵的肯特,您的朋友。

李尔

一场瘟疫降落在你们身上,全是些凶手,贼!我本来可以把她救活的;现在她再也回不转来了!考狄利娅,考狄利娅!等一等。嘿!你说什么?她的声音总是那么柔软和,女儿家是应该这样的。我亲手杀死了那把你缢死的才。

军官

殿下,他真的把他杀死了。

李尔

我不是把他杀死了吗,汉子?从前我一举起我的宝刀,就可以叫他们吓得抱头鼠窜;现在年纪老啦,受到这许多磨难,一天比一天不中用啦。你是谁?等会儿我就可以说出来了;我的眼睛可不大好。

肯特

要是命运女神向人夸口,说起有两个曾经一度被她、后来却为她厌弃的人,那么在我们的眼前就各站着其中的一个。

李尔

我的眼睛太糊涂啦。你不是肯特吗?

肯特

正是,您的仆人肯特。您的仆人卡厄斯呢?

李尔

他是一个好人,我可以告诉你;他一动起火来就会打人。他现在已经死得骨头都腐烂了。

肯特

不,陛下;我就是那个人――

李尔

我马上能认出来你是不是。

肯特

自从您开始遭遇变故以来,一直跟随着您的不幸的足迹。

李尔

欢迎,欢迎。

肯特

不,一切都是凄惨的、黑暗的、郁的,您的两个大女儿已经在绝望中自杀了。

李尔

嗯,我也想是这样的。

奥本尼

他不知道他自己在说些什么话,我们谒见他也是徒然的。

德伽

全然是徒劳。

一军官上。

军官

启禀殿下,德蒙死了。

奥本尼

他的死在现在不过是一件无足重轻的小事。各位勋爵和尊贵的朋友,听我向你们宣示我的意旨:对于这一位老病衰弱的君王,我们将要尽我们的力量给他可能的安慰;当他在世的时候,我仍旧把最高的权力归还给他。(向德伽、肯特)你们两位仍旧恢复原来的爵位,我还要加赉你们额外的尊荣,褒扬你们过人的节行。一切朋友都要得到他们忠贞的报酬,一切仇敌都要尝到他们罪恶的苦杯――啊!瞧,瞧!

李尔

我的可怜的傻瓜给他们缢死了!不,不,没有命了!为什么一条狗、一匹马、一只耗子,都有它们的生命,你却没有一丝呼吸?你是永不回来的了,永不,永不,永不,永不,永不!请你替我解开这个钮扣;谢谢你,先生。你看见吗?瞧着她,瞧,她的嘴唇,瞧那边,瞧那边!(死。)

德伽

他晕过去了!――陛下,陛下!

肯特

碎吧,心啊!碎吧!

德伽

抬起头来,陛下。

肯特

不要烦扰他的灵魂。啊!让他安然死去吧;他将要痛恨那想要使他在这无情的人世多受一刻酷刑的人。

德伽

他真的去了。

肯特

他居然忍受了这么久的时候,才是一件奇事;他的生命不是他自己的。

奥本尼

把他们抬出去。我们现在要传令全国举哀。(向肯特、德伽)

两位朋友,帮我主持大政,

培养这已经-伤的国本。

肯特

不日间我就要登程上道;

我已经听见主上的呼召。

奥本尼

不幸的重担不能不肩负;

感情是我们唯一的言语。

年老的人已经忍受一切,

后人只有抚陈迹而叹息。(同下。奏丧礼进行曲。)

注释

意即不是天主教徒。天主教徒逢星期五按例吃鱼。

踢皮球在当时只是下层市民的娱乐。

意即好出大言的埃阿斯也比不上他们善于吹牛。

流火,指花柳病而言。

梅林,是亚瑟王故事中的术士和预言家,时代后于传说中的李尔王许多年,这里是作者故意说的笑话。

圣维都尔(St.Withold),传说中安眠的保护神。

据说魇魔作祟,骑在熟睡者的胸口。下文“发过誓儿”即要魇魔赌咒不再骑在人身上。

李尔王把德伽比作古希腊哲学家。

罗兰骑士,欧洲中世纪骑士文学中的著名英雄。

弗拉特累多,小魔鬼的名字。

当时疯叫化子行乞,用挂于颈间的大牛角盛乞得的剩菜残羹。

意即具有老人的智慧。

李尔王在这里效仿军队冲锋时的呐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