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二九【宝葫芦的秘密】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2来源:文学屋小说网 -[收藏本文]

二九

我进了场子。我耳朵里好像一直还响着杨拴儿的话声。我使劲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才听出是场子里有人嗡嗡嗡他说话。

我找到了我的座号之后,这才想起:“放的是什么片子,这一场?”

后面一排有几个人在那里议论着一个什么故事,讲得津津有味,——可不知道是不是这部片子的故事。我回过头去瞧瞧,无意中瞥见场子门口走进了好些个人,中间有一位很像是老大姐。

“难道就这么巧?……”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点儿发慌。我赶快转过脸来,低着脑袋翻我手里的书,好像要准备似的。

“咦,王葆!”——忽然有人喊我,仿佛就在我耳朵边。

我侧过脸去一瞧,可就——我自己也不知道是由于吃惊呢,还是由于礼貌的缘故——我猛地站了起来:“老大姐!”

这就是说,她已经发现了我,和我面对面招呼起来了。

并且她的座位——不前不后刚好正在我的旁边!我瞧着她,十分纳闷。她也瞧着我,十分纳闷。

“你的座位也在这儿?”她倒问起我来了,“你的是几号?”

“没错,你瞧。”我看看手上的副票,又看看椅背上的号码。

“怎么,你的也是十二排八号?那可重复了!”

“什么重复?”

“郑小登的票子也是这个座号。”

“怎么!郑小登……”我急忙四面瞧着找着。

长春什么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

“小登买东西去了,一会儿就来。票在他身上。可怎么……”

我把手一拍:“噢,我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

“没什么!”——我掉脸就往外跑,头也不回。我逆着那些走进场的人们,连钻带拱地往门口挤。哪怕有人很不满意我,“瞧这孩子!”我也不管。别人回过脸来瞧我,我可不瞧他。

我从门口验票员手里拿到了一张票根,就连忙一拱腰,对准一个迎面来的大个儿肋窝下一钻,来到了场子外面。

“郑小登!”

郑小登正在那里满身的掏口袋呢。

“哈,王葆!你也来了?”

“哪,这儿。你的票。”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你……”

“快进去,别罗嗦!要开映了!”

我把郑小登往门里一推——他拉我的手都没拉住。

我走了出来,掏出手绢来擦了擦脸上的汗。这时候我才有工夫弄明白今天开映的是什么片子,原来叫做《花果山》。

可惜已经“本场客满”了。

“这准是一部好电影,挺有趣的。”我估计着。

“可是注意,我可并没说我想要去看!”我赶紧对自己声明。

“我才不想看呢。我想散步,呶。我慢慢儿走回家去。”

街上还是很热闹,那些店铺都还不打算休息,还把许多许多诱人的东西排列在通明透亮的柜台里,引得人们不断地出出进进。

南宁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些

可是我瞧也不敢瞧它一眼,免得添麻烦——让我手里又堆满什么盒儿呀包儿的。

“唉,我真不自由!”

宝葫芦在我兜儿里说:“怕什么!你吃不了兜着走,兜不走的我给搬家去。”

话是不错,可是我要那么多玩意儿干么呢?

当然,有些个东西我瞧着也还喜欢。可是我一喜欢,立刻就照样有这么一件东西来到了我手上或是放到了我屋里——来得那么容易,那么多,让我吃不了,用不完,玩不尽,那反倒没有什么意思了。

我自问自:“那么我到底还该要些什么,这辈子?”

答不上。

如今说也奇怪;我的东西都也像我的时间一样:不需要。这已经多得叫我没法儿处理了。我好像一个吃撑了的人似的,一瞧见什么吃的就腻味。

因此我就昂着脑袋,直着脖子,目不斜视地走着。虽然有时候总不免要惦记到那些铺面,脑子里不免要浮起一些东西来,可是我自己相信:“我基本上做到了……”

“格咕噜!”

我不理会,仍旧一声不吭地走着。我不打算跟宝葫芦讲什么,反正讲也白讲,我只是心里说要防着它点儿。

“干么要防着我?”宝葫芦忽然发问。

“不跟你谈。”

“干么不跟我谈?”

“俺,就是不跟你谈,”我说。“反正,你挺什么的:你思想不对头。”

“怎么不对头?”它又问。等了会儿,见我不开口,它就自己回答:“没一辽宁癫痫病到那家医院治比较好处不对头。”

它的意思总还是那句老话:它是按照我的意图办事的,可是我老不肯承认这一点。因此它十分痛心,它说:“其实呢,当时你心里的确是那么转念头来的,你自己也许还不很了然,我倒是明白你的心眼儿。我还知道,你照那么想下去,想下去,就会要怎么样,什么样的秧儿长成什么样的树。”

“哈,不错!所以你就净把大树给搬来了?”

“对,我让你直接达到那个最后的目的——大树。”

“不对,”我说,“究竟秧儿是秧儿,树是树,可不是一个东西。干么净把那些个大树栽到我头上?有时候有些个玩意儿——”

“不错,我瞧着好,喜欢。可并不一定就要归我——我可没有那么个目的。” 

这个宝贝可只说它的宝贝道理:“你既然喜欢它,就得让它归你。就该是这么个目的——不然你干么要白喜欢它一场?”

停了会儿它又说:“这全是为你打算。”

你瞧,说来说去可又绕到了这句老话!

不谈了!我也不跟它提意见。你们知道,它虽然有些行为不大正派,它那个主观意图可总是好的。难道我还忍心责备它么?并且——

“我就是把它批评一顿,它可也改不了。它要是改得了——嗯,它一改可就不成个宝葫芦了。”

可是现在我又忍不住要想到这几天所发生的麻烦,真是!我得把这两天的经验教训好好儿想它一想呢。

“这宝葫芦——可别老把它这么装在我兜儿里带着走了,”我那里治疗癫痫病得出了这么个结论,“有时我得把它搁在家里不带出来,就不碍事了。比如说明儿个……”

明儿个?——明儿个兴许真的要考数学呢。

“那么后儿个?”我跟自己讨论着,“可是地理呢?后儿个会不会考?”

别忙吧,还是。过了这几天再说吧。

好在问题是已经解决了,有了办法了,于是我就甩着膀子,踏着大步,兴冲冲地回了家。

同志们!我现在可以公开宣布:从此以后,我这种特殊幸福的生活就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了。往后——哪,我一想要什么了,我就带着宝葫芦。我不想要什么了,就请它待在家里休息休息,省省力气。这么着,我在里就照旧可以和们下棋,照旧也可以打百分儿。什么活动也没有问题,我都能参加,都能正常进行。

我还想:“要是我不带着它,我就还能自己来做点什么玩意儿。做粘土工也行,做木工也行。还有滑翔机——嗯,我要是不回科学小组,我就参加飞机模型小组的活动去……” 

我一面这么高高兴兴地计划着,一面走进我的房间——刚一迈进门,还没来得及开灯呢,脚底下就绊着个什么玩意儿,叭的摔了一胶。同时还有一件什么大东西倒下了地,“哐啷!”的一声。我的四肢也就仿佛给什么嵌住钳住了似的,一下子抽不动。

“又碰见什么了,这是?”

我好容易才把我的胳膊清理出来,其次再清理我的腿子,我这才能够欠起身子——开了灯。我失声叫了起来:“呵呀可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