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安维峻与李鸿章-

时间:2021-04-05来源:文学屋小说网 -[收藏本文]

    出了我们县城,过了葫芦河,然后再向西南方向行走五里路左右的时候,就到了一个村庄:神明川。这个村庄很大,从川道到半山都是房屋。特别显眼的是二级台地处有一个大土堡,这就是有名的迎恩堡。
    据说,这个土堡很早就存在了,后来历史名人安维峻带领村人进行过整修加固。对我来说,这个土堡也意义重大。因为,我曾经的“家”就在这个土堡之中,而且与安维峻的故居相邻,所以我对土堡与安维峻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
    经过安维峻修整加固后,这个土堡很为坚实。白朗进犯时,县城被破,县长被杀,血流成河,但这个土堡却没有被攻破。后来,它被西部方向来的土匪用枪炮攻破了;一旦被攻破,它也就结束了历史史命。现在,除了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不方便外,它再没有任何作用了。
    当然,因为我这篇文章要说的是思想政治方面的事情,所以我就不再写这些故事了。现在来说安维峻吧。
    安维峻是谁?懂得点中国近代史的人大概都知道他。他是晚清时代著名的谏官和“帝党”人物。光绪时进士,选翰林院庶士,后任福建道监察御史。中日甲午战争前夕,他连续上疏六十五道,最著名的奏章是《请诛李鸿章疏》。他因此而声震京都,但也因言获罪,被革职发配张家口军台。京城时人以“陇上铁汉”四字相赠,大刀王五及京城应考文人为之送行。晚年他回乡办学;辛亥革命中任京师大学堂总教习;编写有《甘肃新通志》(100卷),著《谏垣存稿》、《望云山房集》等5部著作。民国十四年(1925年)在家乡迎恩堡内去世,享治疗癫痫黑龙江最好的医院在哪年七十二岁。
    对于李鸿章,安维峻是深恶痛绝的。他在《请诛李鸿章疏》中说:“中外臣民,无不切齿痛恨,欲食他鸿章之肉。”他建议朝廷将李鸿章“明正典型,以尊主权而平众怒”……
    当时,李鸿章是清廷重臣,权倾一时,炙手可热。敢于痛骂李鸿章,充分表现出安维峻刚烈的“忠臣”精神。
    正因为安维峻痛骂过慈禧太后、李鸿章等人,所以被后世推崇为英雄人物。再者,多少年来,反对与批判李鸿章是符合“主旋律”的,是与国家的政治倾向、思想理论相一致的,所以了解和不太了解他的人对着他破口大骂都没有什么错。基于同样的原因,安维峻也就被脸谱化了。他已经成为家乡人民的骄傲,已经是本市、本县“历史文化”的重要内容。
    当然,好长时间里,我也是与家乡人民一样认为着。然而,因为近些年来社会的相对开明,言论的相对自由,不同声音的逐渐出现,人们开始对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有着不同的解读,也由于对历史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使得象我这样的人开始反思起自己根深蒂固的思想观点来。
    我反思的是:李鸿章真的那么坏吗?安维峻对李鸿章的批判真的正确无误吗?历史的真相真是那样吗?
    我对李鸿章态度的转变,是在看了梁启超的《李鸿章传》等书以后开始的。梁启超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正面人物”,他的文章材料丰富、观点客观、很有说服力。这本书让我看到了一个与我们传统宣传截然不同的“李鸿章”。在书中,李鸿章的形象是“正面”的。
    我们知道,中国近代郑州小儿癫痫专科医院是一段浸透着血泪的历史。现在看来,有着灿烂历史文化的中国遭受东西方小强盗蹂躏欺负的主要原因在于社会体制方面。然而在当时,能够透彻地看到这一点的人是不多的。满朝文武虽然不乏像安维峻那样的“狭隘爱国者”,但如果要让他们摆脱传统的封建思想而具有先进的思想认识,那是不可能的。然而,李鸿章当时就具有超越性的认识。李鸿章是晚清时代能够亲眼考察西方世界的为数不多的人物之一,所以他是从放眼国家体制的高度来认识与分析中国当时面临的问题的。他认为强敌们已经大大地超过了以天朝自居的中国,中国处于严重的危机之中。而要战胜强敌,首先要进行自身改革,如果仍拘泥于成法,固守旧章,前途将不堪设想。所以他主张“变法”,把“内须变法”作为纲领性口号,呼吁变通“祖宗之成法”。他甚至明确表示自己就是主张变法的“康党”,想着通过变法与改革使得中国“中兴”。这样的认识,在当时真是难能可贵的。
    然而,要在当时的中国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李鸿章虽然掌握着一定的权利,但他还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忠臣”,他的一切行动都要得到最高层的认可,也要得到满朝安维峻那样的朝臣的支持。然而,最高统治者与满朝大臣的认识还没有达到那么高的层次,所以李鸿章只能是说说而已。就是说说也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因为主张变法而被杀被捕被逐的仁人志士很多很多,李鸿章不可能不引以为戒。
    最高统治者最害怕别人喊叫“政治体制改革”,李鸿章就只得借助“洋务运动”与经济方面的改革来进行自己的努力了。
    现在看来,李鸿章等人所搞的洋务运动如果没有来自上层与下层的掣肘与干扰,没有小日本发动的甲午战争,这个运动是会成大气候的,而长春哪里看癫痫好且极可能开创中国经济现代化的新局面,从而也会带动政治、文化、社会、教育、民风等各方面的发展,说不定就会将中国引入资本主义道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中国历史的发展进程就会加快,中国的近代史就得重写,李鸿章也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物……然而,因为必然因素与偶然因素的影响,历史没有这么发展,这是令人遗憾的。
    现在,对于李鸿章的非议主要集中在甲午战争与他的外交政策方面。其实,这里面也有着令人同情与遗憾的地方。
    甲午战争的失败,其根本原因也在中国体制的落后性方面。经过明治维新,小日本已经不是过去的小日本了。而中国的面目依旧,妄自尊大。虽然经过洋务运动,中国的海军力量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但管理与使用它的还是一群奸人与庸人,还是那个制度。那个可恶的女人慈禧太后大肆挪用侵吞海军军费;战争即将爆发之时,小日本在全国进行着总动员,而中国正忙于筹备慈禧太后60大寿庆典;战争打起来后,虽然北洋水师丁汝昌、邓世昌、林泰增、刘步蟾、张文宣等将官英勇奋战、慷慨赴死,但其它拥有重兵的大员却畏缩不前,千方百计保存自己的实力。《李鸿章传》中说:“日本非与中国战,实与李鸿章一人战耳……不见乎各省大吏,徒知画疆自守,视此事若专为直隶满洲之私事者然,其有筹一饷出一旅以相急难者乎?即有之,亦空言而已。乃至最可笑者,刘公岛降舰之役,当事者致书日军,求放还广丙一舰,书中谓此舰系属广东,此次战役,与广东无涉云云。各国闻者,莫不笑之,而不知此语实代表各省疆臣之思想者也。若是乎,日本果真与李鸿章一人战也。以一人而战一国,合肥合肥,虽败亦豪哉!”
    对于李鸿章的外交政策,也是最遭人痛骂的事情之一。可癫痫病治疗费用是多少是,设身处地地想想,战败国能有“好外交”吗?在当时,朝廷就是不派李鸿章,派个张鸿章去,条约肯定还是照样签订,而且条文可能更为苛刻。全国人民与那些“忠臣”们的痛心疾首是可能理解的。但群情激愤之时最容易出现“极左”倾向,而“极左”行为很容易酿出更大祸害。对于李鸿章的议和政策,梁启超就客观地说:“今中国俗论家往往以数次和议为李鸿章罪……然苟易地以思,当夫乙未二三月、庚子八九月之交,使以论者处李鸿章之地位,则其所措置果能有以优胜于李乎?”
    梁先生还说过这样的话:“中国俗儒骂李鸿章为秦桧者最多焉。法越、中日两役间,此论极盛矣。出于市井野人之口,犹可言也,士君子而为此言,吾无以名之,名之曰狂吠而已”。就是现在,抱着传统陈旧观念的“俗儒”仍然很多,甚至很多“史学家”也人云亦云。这真让人叹息……
    当然,对于李鸿章,我并不认为他很完美。李鸿章也是有着大错之人。我们经常讲历史唯物主义,对他也应该有一种客观的态度。如果我们像安维峻一样对他一味地叫骂,那也不是正确的态度。
    对于历史往事,如今我们只能枉自嗟呀。现在面对迎恩堡,我突然有了这样的联想:中国的封建社会,与这个土堡多么相像啊!你看,虽然落后却很厚实,经过安维峻这样的人的加固,它还能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局面。在“农民起义”面前,它确实能派上大用场。但是,在洋枪洋炮面前,在新的势力面前,它就毫无优势可言了,它马上就变成断壁残垣了。没有人能够挽救它,没有人能够收得起残局了;“神明”也保佑不了……
    陈旧的思想观念又何尝不是这样呢?